当前位置:  首页 > 十大景点

王小波:年轻时干什么都好,但要干出个样子来

2018-05-30 04:04:00来源:pk10旅游公司

编者按:“中国人喜欢接受这样的想法:只需能活着就是好的,活成什么样子无所谓。从一些电影的名字就能够看出来:《活着》、《找乐》……我对这种想法是断然地不同意,由于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就可能活成任何一种糟糕的样子,从而使生活自身失去意义。”

电视剧《欢乐颂》

年轻时最纠结莫过于决议这终身要做什么

文|

我往常曾经活到了人生的中途,拿一日来比喻人的终身,往常正是中午。人在童年时从朦胧中醒来,需求一些时间来抑止清晨的脆弱,然后就要投入工作;在正午时分,他的肉体最为充沛,但已隐隐感到疲惫;到了傍晚时节,就要总结一日的工作,准备沉入永世的休息。

按我这种说法,工作是人终身的主题。这个想法不是人人都能同意的。

我知道在中国,乡村的人把生儿育女看作是终身的主题。把儿女养大,自己就死掉,给他们空出中央来——这是很盛行的想法。在城市里则另有一种想法,但不知是不是很盛行:它把取得社会位置看作终身的主题。站在北京八宝山的骨灰墙前,能够体会到这种想法。

我在那里看到一位已故的大叔墓上写着:副系主任、支部副书记、副教授、某某教研室副主任,等等。假定能把这些“副”字去掉个把,对这位大叔当然更好一些,但这些“副”字最能证明有这样一种想法。

顺便说一句,我到美国的公墓里看过,发现他们的墓碑上只写两件事:一是生卒年月,二是某年至某年服兵役;这就是说,他们以为人的终身只需这两件事值得记叙:这位上帝的子民曾经来到尘世,以及这位公民曾去为国尽忠,写别的都是多余的,我觉得这种想法比较质朴……恐怕在一份青年刊物上写这些墓前的景物是太过伤感,还是及早回到正题上来罢。

我想要把自己对人生的见地引荐给青年朋友们:人从工作中能够得到乐趣,这是一种庞大的益处。相比之下,从金钱、权益、生育子女方面能够得到的快乐,总要遭到限制。

举例来说,把生育作为生活的主题,首先是不合时宜;其次,人在生育力方面比兔子大为不如,更不要说和黄花鱼相比较;在这方面很难取得无量无尽的成就。我对权益没有兴味,对钱有一些兴味,但也不愿为它去享福——做我想做的事(这件事对我来说,就是写小说),并且把它做好,这就是我的目的。我想,和我志趣相投的人总不会是一个都没有。

文章关键词:

王小波